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我的论坛 - 小说连载

  • 分享

    《有一天啊,宝宝…》作者蔡康永在线阅读txt下载

    韩小红 2010-07-30 13:16
    内容简介
    亲爱的宝宝: 几乎所有的人,都是在还没有准备好的情况下,就开始我们的人生了。
    很奇妙吧?吞感冒药前多少会先看一下服药须知、搭火车前多少会先看一眼时刻表的我们,会这么莽撞地就开始“活”了。
    我们哭了,才知道这就是伤心:我们跌倒,才知道这就是痛;我们爱了,才知道这就是爱。 会因为这样,就需要一本“导游手册”吗?还是,特别为所有像你这样、还没正式抵达的宝宝们,先举办一场“行前说明会”?
    我看是不必了,因为人生之所以值得活,就是因为人生是无法解说的。
    如果有人坚持要为你解说人生,坚持他握有唯一的“正确答案”,宝宝,你听听就好,不要太当真,你也知道,他们自己的日子不一定过得很好,他们必须以“指导员”的身份活,才活得比较有把握。
    你的人生就是你的,你感觉到风时,风才在吹;你把宁宙放在你的心里,宇宙才存在。其他的别人替你决定的、别人替你相信的、别人替你承认的,你也许要背负,但时候到了,你也叮以放下。
    宝宝啊,这本因为你而写的书,常常山现问号,原因很简单:我不确定的事很多,而我不想确定的事,更多。
    我只是比你早到而已,我也会比你早走。我趁着比你早到的这些时间,提醒你一些人生不宜错过的事,以及另一些,最好是错过的事。
    因为和你说话,我才有机会常常回想最开始的我,你让我记起了许多我已经忘记很久的事啊,亲爱的宝宝。

    txt电子书下载地址在12楼。

    喜欢我的帖子,请点击看我的主页,更多精彩txt小说等你拿。

     
    如果你喜欢我,请加我为好友~~
     
  • 举报 #1
    韩小红 2010-07-30 13:16
    目录
    出生地
    插座

    没人听见的歌
    二选一
    锁和钥匙
    剪刀

    没画到的地方
    猪肉罐头
    路过
    水球

    影子
    星期一
    一个月一次
    那张照片
    误会
    会笑的动物
    秘密
    铁血恋爱
    这种新闻
    谁在整我们
    唯一的蜘蛛
    典礼
    还是典礼
    书人
    找深度
    误解
    文字
    玩偶
    医院不是我的家
    算命
    菜单
    那一题
    镜子
    错过
    一个画面
    难忘的时刻
    启发
    签名
    演唱会
    旅行
    吃肉
    外星人呢
    大家的小孩
    不原谅
    偏心加偏家
    要记得
    遥控器
    你一个人
    裸露
    交换
    节日
    ……
  • 举报 #2
    韩小红 2010-07-30 13:17
      蔡康永新作:有一天啊,宝宝……
      作者:蔡康永


      第一部分

      序:有一天啊,宝宝……

      几乎所有的人,都是在还没有准备好的情况下,就开始我们的人生了。
      很奇妙吧?吞感冒药前多少会先看一下服药需知、搭火车前多少会先看一眼时刻表的我们,会这么莽撞地就开始“活”了。
      我们哭了,才知道这就是伤心;我们跌倒,才知道这就是痛;我们爱了,才知道这就是
      爱。
      会因为这样,就需要一本“导游手册”吗?还是,特别为所有像你这样、还没正式抵达的宝宝们,先举办一场“行前说明会”?
      我看是不必了,因为人生之所以值得活,就是因为人生是无法解说的。
      如果有人坚持要为你解说人生,坚持他握有唯一的“正确答案”,宝宝,你听听就好,不要太当真,你也知道,他们自己的日子不一定过得很好,他们必须以“指导员”的身份活,才活得比较有把握。
      你的人生就是你的,你感觉到风时,风才在吹;你把宇宙放在你的心里,宇宙才存在。其他的别人替你决定的、别人替你相信的、别人替你承认的,你也许要背负,但时候到了,你也可以放下。
      宝宝啊,这本因为你而写的书,常常出现问号,原因很简单:我不确定的事很多,而我不想确定的事,更多。
      我只是比你早到而已,我也会比你早走。我趁着比你早到的这些时间,提醒你一些人生不宜错过的事,以及另一些,最好是错过的事。
      因为和你说话,我才有机会常常回想最开始的我,你让我记起了许多我已经忘记很久的事啊,亲爱的宝宝。
  • 举报 #3
    韩小红 2010-07-30 13:17
      出生地〈湖边〉

      亲爱的宝宝:
      每一滴水,都有它出生的地方。只是当水滴遇到别的水滴时,再遇到别的水滴时,再遇到别的别的别的水滴时,它们就变成了海。每一滴水再也不必去认它的出生地。
      如果水滴一定要在证件上填写“出生地”的话,很放松地写上“地球”两个字就可以了
      。
      我们每个人也都会有我们出生的地方。我们和水滴不一样,我们大概会一辈子被辨认我们是哪里出生的,没办法用地球这两个字就混过去。
      你会出生的这个城市,我很熟悉。
      这个城市很多地方看起来随随便便的,跟我很像。这里常常有地震、台风,是我们的“大自然”。地震和台风严重的时候,真的很可怕,但家人和情侣,会因此有机会感觉彼此的依赖,很少城市的居民,像我们这样,常常在恐惧中感觉甜蜜。

      没人听见的歌〈电视台咖啡厅〉

      亲爱的宝宝:
      要我跟你说话的那个女生,在我们这里,很有名。
      也就是说,很多人知道她的名字。
      你大概很难想象,宝宝你也因此变得很有名呢。起码在跟你同时出生的所有宝宝里面,你是最早就有名的。
      但因为你的名气并不是靠自己得来的,所以并不很可靠。如果有其他婴儿出生后一个月就会跳踢踏舞,那他的名气应该有一段时间会盖过你。
      出名很好吗?
      说实话,还不错。
  • 举报 #4
    韩小红 2010-07-30 13:18
      尤其是在你已经知道名气是怎么回事了以后。
      人会想要被别人知道,应该是因为想要确定自己存在过吧。
      问你一个有名的问题(当然你不必回答啦)。
      深山里有一只鸟,唱了有史以来小鸟能够唱出的、最好听的一段歌。唱完以后,小鸟就飞走了。
      没有任何人听到这段歌声。
      这段歌声,曾经在这个世界上存在过吗?
      如果从来没有人听过我,那我曾经存在过吗?
      我身边有很多人,因为不同的原因变成名人,他们暂时逃过“唱完了却没人听见”的测验题。他们的屎运还不错。
      (“屎运”不是很优雅的词,但跟你最亲的那个女生,是常常把屎尿屁挂在嘴上的,你也可以先习惯一下。)
      那如果一辈子都不出名呢?
      像那个唐朝诗人写的,山里的红花,自己静静地开了、红了,静静地谢了,落在土里。
      也许有一两只经过的鹿看见,也许没有。
      你问我这样的人生如何的话,宝宝,我已经没有资格回答这个问题了,我暂时也是那批“屎运人”里的一个。我只能凭着想象回答:“听起来也很美好啊。”
      我没有资格回答的问题太多了,而且,我是常常凭着想象活下去的。
  • 举报 #5
    韩小红 2010-07-30 13:18
      二选一〈学校的操场边〉

      亲爱的宝宝:
      我拍了一个广告,广告里,我问大家:“长得好看,和头脑很好,只能选一样,你要选哪一样?”
      记者就也拿这个问题来问我。
      问:“你要选哪一样呢?”
      我:“当然选长得好看啊。”
      问:“为什么?”
      我:“因为长得不好看,自己大概很快就知道了。”
      问:“那头脑不好没关系吗?”
      我:“头脑不够好的话,有可能一辈子都不会知道自己头脑不好喔。”

      锁和钥匙〈风后的城市角落〉

      亲爱的宝宝:
      钥匙。
      会有钥匙,是因为我们发明了锁。
      有锁,是因为我们以为有人要偷我们的东西。
      所以,我们每次拿出钥匙,准备要开锁的时候,应该都会有点悬疑感吧?
      “抽屉里的东西会不会已经被动过了?”
      “会不会一开门,家里的东西都被搬光了?”
      “说不定保险箱里的钻石已经被偷换成石头了呢?”
      等到用钥匙打开锁以后,发现担心的事并没有发生。这时候,当然会松一口气,只是,经历过几千次几万次以后,我们恐怕也不免扫兴地慢慢领悟到:
      “也许,从来就没有人想要偷偷打开我的锁啊。”
      我们回忆起这一生几千次几万次慎重地掏出钥匙开锁,原来都是自作多情。
      我们望着精巧的、复杂的、有时候甚至是美丽的钥匙,耳中隐约听到了人生的轻声讪笑。
  • 举报 #6
    韩小红 2010-07-30 13:18
      诗〈花园〉

      亲爱的宝宝:
      诗。
      所有别的方法说不清楚的事。
      或者,所有不应该被说清楚的事。

      路过〈电视台的咖啡厅〉

      亲爱的宝宝:
      以下是一问一答。
      问:“你几乎每天都出现在电视上,但你为什么对于电视圈还是常常露出一副‘刚好路过’的样子呢?”
      答:“咳……咳……就算对于人生,我也常有‘刚好路过’的感觉啊。”
      水球〈清晨,咖啡壶旁〉
      亲爱的宝宝:
      地球,你所在的星球。
      以这颗球表面水和陆地占的比例来说,地球好像应该叫“水球”才对。
      但因为人要住在地上,不住在水里,所以理所当然把这里叫做地球。你以后没事可以注意我们人类帮其他东西取名字的态度,看看我们多么以自己为宇宙的中心。
      对我们好的人,我们叫他“好人”。适合我们活动的天气,叫“好天气”。有助于我们人类生存的虫,叫“益虫”;有害的,则叫“害虫”。
      我可真好奇蟑螂是怎么称呼我们人类的。
  • 举报 #7
    韩小红 2010-07-30 13:18
      床〈床上〉

      亲爱的宝宝:
      当你像个小太空人那样,从你小小的无重力太空舱漫步而出的时候,会有几双手把你接来接去。
      然后,你就会被放在一个东西上。
      那个东西叫做床。
      你如果知道接下来的人生,你会有多少时间躺在这个东西上面,你恐怕会忍不住撑开眼睛用力看它几眼。
      我们会在上面,经历一些连大人也意料之外的事。有些好甜蜜、有些则令人悔恨,有些则好甜蜜但后来还是令人悔恨。
      我们还会在床上做一些梦,像有个不甘心的人背着你在乱翻人生的抽屉,翻完了也不恢复原状,就随手又把乱七八糟的抽屉给关上了。
      床也会见证很多我们脆弱的时刻。有时只是太累,躺在床上仰望天花板,怀疑把自己搞这么累人生还剩什么意义。有时则是心碎,趴在床上哭。有时生了病,和自己的身体吵架,却又没办法甩门一走了之。
      床见到我们的时候,我们都这么像小孩。床会不会以为我们从出生以后,就从来没有长大过,然后有一天就躺在床上,死掉了?
  • 举报 #8
    韩小红 2010-07-30 13:18
      影子〈摄影棚的角落〉

      亲爱的宝宝:
      影子。
      我最近读到一个两百年前的德国故事,主角史勒米尔把影子卖给恶魔,变得很有钱,但是因为没有影子,大家都排挤他躲他,让他变得越来越痛苦。还好他后来得到一双魔靴,跨
      一步能行七英哩,他就潇洒又孤独地一个人迈大步环游世界去了。
      你大概觉得没有影子还好吧?你在你的小太空舱里面应该就是没有影子的。
      很多人一定都很久不注意自己的影子了,一旦发现影子没了,应该耸耸肩膀也就算了。如果真有恶魔要收购,价钱不错的话,大家都不介意卖掉影子换钱吧?又不是什么有用的东西。
      宝宝啊,我环顾一下我的四周,看见很多明星,他们很多人的影子,都己经变得很淡很淡,有的都快看不见影子了。那是因为他们不由自主地变得越来越透明的关系。你越透明,你的影子就越淡。
      他们渐渐失去影子、渐渐有钱,看着日渐透明的手指,渐渐怀念起有影子时的人生,渐渐开始去找那一双跨一步就能远离的魔靴,远离永远对他们指指点点的人群的魔靴。
      本来还以为我们根本不在乎影子呢。
  • 举报 #9
    韩小红 2010-07-30 13:18
      那张照片〈早餐桌〉

      亲爱的宝宝:
      我拜托记者给我了一张,我和她的照片。
      我和她拍了无数的照片。每次记者到了我们的摄影棚,要求我们合拍照片时,我都会愣一下:
      “咦?上次不是拍过了吗?”
      我老是觉得记者按快门的数量都远远超过他们需要的,根本用不完。每次被闪光灯闪到发昏的时候,心里都想:“这次拍的总够你用一年的了。”这当然是我这种老百姓的想法,记者又不是怕物资缺乏、先买好几箱卫生纸放家里慢慢用。记者的工作就是此时此刻记下可报道的事情,哪怕你老是穿一样的衣服,摆一样的姿势,他们也是要拍。
      这样想来,拍明星的记者应该比拍政治人物的记者多点乐趣吧。政治人物常常就算换了衣服,也没人看得出来,又老是做同样的动作,挥手、剪彩、抱抱别人的小孩,所幸有时候会偶尔张着嘴打个瞌睡,已经算很精彩的了。
      明星大多漂亮,不漂亮的也多少会作怪,拍起来好玩多了。
      已经拍太多了,为什么还会特别去和记者要一张我和她的照片?
      因为我们两个都不记得拍了这张照片,当时主持完一个有点麻烦的典礼,两个人赶快换了垮垮的衣服去吃东西,又很二百五地互相敬着酒。她脸红扑扑的、瞇着眼,我脸上还留着造型师用海绵替我做出来的满脸胡碴子,我们两个就活像鸦片铺里的哥儿们,脸贴脸地拍下了这张惺忪的照片。
      我有一个会上下回旋摆动的照片夹子,可以夹好几张照片。我和记者要来这张照片之后,就夹在这个会随空气跳舞的夹子上。
      其他那些照片里的我们也很好,只是常常太有精神了,看不出我们两个好逸恶劳的那一面。
  • 举报 #10
    韩小红 2010-07-30 13:18
     误会〈泳池旁边〉

      亲爱的宝宝:
      因为你的关系,我重想了一遍我们到这个世界来的过程,我发现:没有任何线索,足以显示人生可以是快乐的。
      你将以哭声通知大家你的出生。你将以哭声通知大家你饿了,有任何危害到你存在的迹
      象出现,比方说,蚊子叮、火烫到、大狗对你凶,你都会用哭来提醒别人帮你解除危险。
      笑是派不上用场的。
      这样的“警报装置”会一直设定到我们死,所以我们很容易烦心、忧愁。一整天十件顺心的事,都扺不过睡前收到一个小小的坏消息;被十个人赞美,扺不过一个路人骂你是猪。我们的快乐不持久、不坚固,相反的,我们的不快乐才有助于我们在险恶中生存。
      住在山洞的穴居人,如果笑嘻嘻地陶醉在鸟花香中,而不理未熄灭的灰烬冒出的黑烟,或者不理埋伏在洞口的毒蛇,那她和她的婴儿真的不容易活很久吧。
      忧愁,是我们的防御开关。而快乐呢,什么也不是。
      原来,快乐是一场误会啊,是我们自己变出来的把戏啊。我们被设定是要烦心忧愁,而不是感觉快乐的喔?
      宝宝,我们完全可以不信邪,你出生的时候,就大笑三声来破解一下吧。
  • 举报 #11
    韩小红 2010-07-30 13:18
      会笑的动物〈早餐桌〉

      亲爱的宝宝:
      笑容。
      除了某些狗主人坚持他家的狗会笑之外,在所有动物里面,笑似乎是人所专擅的绝技。
      狂笑的河豚,或者冷笑的兔子,都没有见过。
      这不免让我起疑:笑容,该不会又是一个我们因过于向往而造成的误会吧。
你还不是该群组正式成员,不能参与讨论。 现在就加入
vent, this.id)">现在就加入。 {/if} {/if} {/if}